偷香吧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正文 第462章 逍遥度日(2)
    菡翠崖的护山大阵笼罩的面积暴涨了十倍有余,老大一片新增的山林被护山大阵囊括了进去。

    自从前几天珞儿拍出了太上至尊令后,三仙门负责这次大战的几位长老固然是奴颜婢膝的极力讨好,五大家族更是极其热心的,将菡翠崖周边所有的‘空闲’山区全部划给了菡翠崖。

    楚天也不客气,他操控摩诃阵图,直接将新增加的山区笼罩在了护山大阵中,又从五大家族的年轻子弟中,招收了一批天赋不错的弟子。

    从高空看下去,菡翠崖山门中,到处灵光闪烁,无数菡翠崖的弟子在五大家族的帮助下,正在各处建造宫殿楼阁,开辟药田灵田,开凿交通小道,划分各处职能区域。

    所有人都忙得‘滴溜溜’乱转,李墨风更是忙得一整天水都来不及喝一口。

    有了三仙门几位老祖赔偿的巨额财富,菡翠崖一下子变得财大气粗,就好像一条小泥鳅突然变成了九天真龙一样一夜暴富。

    有了这些巨额的资源不断投入,又有幻灵阁叶清秋掌柜呕心沥血帮忙设计出的山门规划图,菡翠崖的整体建设进入了快车道,偌大的山门几乎是一日一景,变化极其惊人。

    唯独楚天做了彻底的撒手掌柜,将所有的事情都交给了手下的人去做。

    还有什么需要操心的呢?

    无风峡谷的防御?呵呵,有了珞儿拍出的太上至尊令,烈阳老祖几个直把她当祖宗一样拱了起来,三仙门直接抽调了天尸谷、傀儡宗、太上道等超级势力的精锐入驻无风峡谷,更从幻灵阁那里调来了无数的材料,短短数日内将无风峡谷打造得铁桶一般。

    涌浪门外,雷煞、金唳、火玄、水印几个人还在疯狂的、歇斯底的日夜攻打,他们做梦都想不到,如今他们面对的敌人已经不是无风峡谷的五大家族,而是直接来自灵境的十几个超级势力培养出的精英弟子。

    这些超级势力的精英弟子一个个换上了带着五大家族家徽的服饰,装傻充楞的在涌浪门上和雷煞等人日夜鏖战,杀得涌浪门外的水道已经彻底变成了一片血海,却始终无法靠近涌浪门半步!

    烈阳、苍月、寒星三位老祖更是直接坐镇无风城的城守府,异常小心、满怀孝心的为珞儿保驾护航,唯恐有天族的大能高手潜入无风峡谷惊扰了小祖宗的安宁!

    在菡翠崖护山大阵的外面,更有烈阳、苍月、寒星三人亲自布下的十八重超级阵法护卫得无比周全。

    在这种情况下,楚天还有什么好操心的?

    缓步走到几株朱果面前,楚天掏出一个玉瓶,将自己这几天配制的,对朱果生长大有裨益的灵液小心的倒在了它们的根部。

    一缕缕灵烟升腾而起,犹如活物一样缠绕在几株朱果拳头粗细的树干上,灵烟缓缓的浸入朱果树中,赤红色的树干越发红润,碧绿的叶片同样越发润泽。

    珞儿眯着眼笑着,小手轻轻触摸几株朱果树,她手掌上有淡淡的紫色霞光涌出,朱果树附近的时间流速悄然加快,短短几个呼吸间,几株朱果树本体的时间就流逝了超过十年。

    珞儿收手,几株朱果树的枝条变得越发的虬结有力,树干长高了半尺,又新长出了几条稚嫩的枝条,绿色的叶片也增加了数百片,叶片也变大了些许。

    楚天刚刚倒下去的灵液已经消耗一空,不仅如此,朱果树根部附近的土壤也微微变了颜色。在几个呼吸间,朱果树生长了十年以上,这对天地灵髓、对土壤的肥力消耗极大。

    楚天取出另外一种补充土壤肥力的灵液,小心的洒在了朱果树根部的土壤上,这才轻松的笑了起来。

    这几株朱果,是楚天在七巧天宫遗迹中,从一个破碎的储物大殿中找到的几颗种子培育而成。它们并非寻常的朱果品种,而是太古异种‘龙纹朱果’,堪称顶级的天地灵物,比楚天之前见过的万邪圣莲还要珍贵许多。

    要不是有珞儿掌控时间,这几天不断的加快它们的生长速度,几天的时间还不能让这几株龙纹朱果发芽。

    眼看着龙纹朱果长势良好,赤红色的树干上隐隐有一条虬结的龙形纹路出现,楚天笑着蹲了下来,从手上的药篓子里取出了几株金灿灿的小小药草。

    “金皮玉脉草!”珞儿蹲在了楚天身边,肩膀轻轻的磕碰了一下楚天的肩膀:“干什么用的?”

    楚天在龙纹朱果的树根旁挖了一个个小洞,小心的将一株株金皮玉脉草种在了朱果树下。

    “金皮玉脉草,根茎发达,能极好的吸附天地之间的天地灵髓。龙纹朱果对天地灵髓的要求极高,就算有我配制的灵液补充,它们附近的天地灵髓总归是越浓郁越好!”

    楚天一边忙碌,一边笑着对珞儿说道:“多种一些金皮玉脉草,这附近就能自然形成一个天地灵髓极其充沛的灵地,不仅对龙纹朱果好,金皮玉脉草本身也是炼制数十种淬体灵丹的好材料。”

    珞儿‘哦’了一声,她笑着看了看楚天满手的泥浆和草屑,放下背后的背篓,她卷起袖子,也拿起一株金皮玉脉草,学着楚天的样子,小心的将它种在了龙纹朱果树下。

    黑漆漆的泥浆染了珞儿一手都是,珞儿‘咯咯’笑着,玩得不亦乐乎。

    数百株金皮玉脉草很快就种植妥当,楚天带着珞儿跑到了刚刚进来的青石板山道旁,伸手在瀑布中狠狠的冲刷,将手掌冲得干干净净。

    坐在一块干净的山岩上,腿儿垂在千丈高的悬崖上空摇啊晃啊,楚天和珞儿一人抱着一个楚丫丫做的肉夹馍,喝着清冽香醇的米酒,一边吃喝,一边静静的看着脚下一缕缕白云被山风吹得乱飞。

    数百丈外,鼠爷骑着的七彩锦鸡怪叫了一声,扑腾了小半天的它已经筋疲力尽,任凭鼠爷呵斥,这头锦鸡一头栽进了悬崖上的一个草窝中,脑袋撞在山崖上撞得昏厥了过去。

    鼠爷愤怒的叫嚷了几声,踹了昏厥的锦鸡几脚,从草窝中一跃而下,恰好跳上了一头倒霉的从悬崖边飞过的鹞鹰,一尾巴抽得这鹞鹰嘶声尖叫,‘唰’的一下冲破了白云直冲高空。

    “呀呼!”鼠爷快活的尖叫着,站在那鹞鹰的背上手舞足蹈好不欢快!

    楚天和珞儿静静的笑着。

    如此生活如水,一切静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