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吧 > 玄幻小说 > 武念神帝 > 正文 第198章 杀鸡儆猴
    “古荒,耍这些手段有意义?”昂永逸脸色阴沉的看着古荒,被古荒明目张胆从他手里抢走慕一帆让他脸上很难看。

    “跟一个死人讲意义?”古荒冷眼看着昂永逸,他觉得自己还是太低调了,拿了个榜首就闭关去修炼了。

    让别人误以为他这是怕了,谁都可以来叫嚣,谁都可以来欺负他的朋友。

    那么今天就来个杀鸡儆猴,拿圣者门阀的子弟杀鸡儆猴,足够让他们收敛了吧?实在不行再杀几个。

    对于对方有天级的实力,古荒未曾怕过,加上他有《混沌经》这么逆天的功法与两种高级的念术,杀一个天级初阶并不是什么难事。

    像水依依这种半只脚踏入跃龙境的人他都能周璇一二,一个昂永逸算什么。

    “呵!很自信啊!古荒,我挑战了你那么久,你躲起来了。现在实力提升,自信了?”昂永逸冷笑一声道。

    “夜郎自大,就凭你能让我躲?现在我给你两条路,一,跟我师兄道歉,赔偿一百万上品灵……”

    “我选第二条路。”

    “很好,我成全你。”古荒也不想再废话,运转《混沌经》,浑身散发出一股浓郁的玄阴之气,不过这玄阴之气被《混沌经》改变成念力状态,看在别人眼里就是念力覆盖着体表外。

    一道澎湃的念力汹涌而出,覆盖向昂永逸。

    紧接着古荒的念力延伸出一股岁月之力,这股岁月之力让昂永逸好像陷入沼泽中,身子缓慢,移动都有问题。

    昂永逸见状,浑身一震,体内爆发出他天生神力,挣脱岁月之力的束缚。

    但接下来一股毁灭生机的力量从他身上用力钻,他就感觉到不妙了,心里暗暗着急,这到底是什么力量。

    “最后一次提醒你,要么道歉赔偿,要么死。”古荒把手段都放在了昂永逸身上,感受到昂永逸的力量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强,冷声问道。

    “有能耐就来打,哪来那么多废话?”昂永逸也是嘴硬,虽然知道自己情况不妙,但面子上也过不去。

    “呵!”古荒笑了一下,手里一晃,出现一杆千纹法器,烈焰在手,古荒调动火元素,手中长枪一震,紧接着一股强悍的攻势,直逼昂永逸面门而去。

    错兴邦疑惑,昂永逸怎么不反击?他虽然感受到昂永逸身上被笼罩着一股神秘的力量,但这力量并不至于让昂永逸无法格挡啊!

    众人都不解,看着疑惑不已,眼看着古荒的长枪带着狠戾的攻势就要刺穿昂永逸的头颅。

    昂永逸嚎叫一声,别人不知道他什么状况,他自己可是清楚的很,他一边要运功阻挡那股毁灭之力的侵浊,一边又要抗拒体表包裹着他的神秘力量,这两种力量让他忙的焦头烂额。

    肉身再强也发不出强悍的攻击,只能被动的防守。

    此时眼看着古荒手里的烈焰长枪就要刺在他的头上,他再也顾不得爆发底牌,激发族中圣者老祖给他的保命手段。

    他脖子吊坠上的一颗金黄色钻石,此时被他激发开来,顿时钻出一道光影。

    这光影最后在昂永逸头上投影出一道老者的样子,老者慈祥和蔼,但在睁开双眼的那一刻,仿佛化有两道实际性的攻击力击向古荒的双眼。

    古荒身影一顿,强烈的危险预感让他强行扭转攻势,躲过这道攻势,但还是被一道攻击划过脸颊。

    脸颊上出现一道浅痕,一丝丝鲜血溢出。

    在昂永逸头上的老者,大手一挥,昂永逸恢复了行动,老者冷眼瞥了古荒一眼,哼道:“小子,切磋可莫要伤了大雅。”

    “切磋你吗,滚!”被这老者的突然出现,还暗击了他一下,古荒怒火滔天,手中长枪不攻击昂永逸,而是刺向突然出现的老者。

    老者双眼一沉,就要出手,但这只不过是他的一道念头罢了,刚才出手攻击了古荒一次,再帮昂永逸解决身上的问题,现在已经没有多少能力了。

    “你敢?本圣昂……”

    “昂你麻`痹,滚。”古荒的长枪毫不留情刺向老者的心脏,老者最后一丝力量被烈焰灼烧的一干二净。

    在昂圣门阀老祖闭关之地,昂高贵正闭目打坐修炼,突然心有所感,一道残像在他脑海中显现。

    “竖子胆敢如此不敬,找死。”昂高贵说完身影消失不见。

    ……

    此时在擂台上,古荒脸色阴沉的看着昂永逸,冷声道:“如果你就这点手段,那你今天在劫难逃了。”

    “你以为你还能……”

    “以为我不能再困住你?”古荒冷笑一声,一股浩瀚神秘的念力直接笼罩向昂永逸。

    昂永逸做了防备,但还是被古荒的念力给笼罩在身上,顿时又像陷入沼泽一般。

    古荒冷笑一声,道:“你在动我兄弟就应该有被杀的觉悟,不要再挣扎了,你是必死的。”

    昂永逸脸上露出惊恐的神色来,一开始他有老祖留给他的保命手段可以不怕古荒,但现在又被古荒的念力缠上,顿时慌神了。

    他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一杆五百纹的武器,大喝一声给自己壮胆,五百纹的武器劈出一道狠劲,古荒的念力被劈开一道裂缝。

    但这裂缝转瞬又被笼罩了起来。

    在台下的错兴邦感觉事情不妙,连忙开声道:“古师弟,有什么误会,大家可以摊开了说,大家不必生死相见吧?”

    古荒闻言,冷眸瞥了错兴邦一眼,冷声道:“我兄弟被他废的同时,你可有出声替我兄弟打抱不平?”

    “我……刚才还没来……”

    “那就闭嘴,这里跟你有一毛钱关系?如果不服等我杀了他你再上来,我不介意今天多杀几个,让你们看清楚,我古荒的兄弟不是谁都能欺负的。”古荒丝毫不给情面错兴邦,如果错兴邦有替慕一帆说话还好,但他屁都没一个,现在还敢来插手?

    错兴邦脸色阴沉了下来,冷声道:“古荒,你可要想清楚,他可是……”

    “我连他的老祖宗都敢出手,还怕他一个龟孙?”古荒冷笑一声,手中长枪直接刺向昂永逸。

    长枪在昂永逸瞳孔逐渐放大,一道冷哼从远处传来:“小子,你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