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吧 > 玄幻小说 > 武念神帝 > 正文 第202章 冤家路窄(上)
    检测出盗版!  在黑暗中的一道倩影,此时看一下自己的站姿,发现正叉腿在两根树枝上,顿时俏脸通红,连忙一蹬树枝,飘身往亮着灯火的篝火堆飞去。

    古荒听到风声,连忙看了过去,他刚才只是感应到有人在窥视他,没想到对方还真飘过来。

    远远的借助灯光的映照,古荒总感觉对方的面容有点熟悉,但却因为太远了,一时间还没想起是谁来。

    但当那道身影逐渐靠近了过来,他看清楚对面的样貌后,顿时吓了一跳,不过表面上却佯装没什么事的样子。

    心里则暗暗防备,怎么是水依依这女人?这女人不会是追上来要杀他的吧?如果是这样,那不得不想好逃亡的路线了。

    水依依靠近过来后,带着审视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古荒,蹙眉沉思,看着古荒暗想这人的身上怎么有自己讨厌的气息?虽然不明显,但可以看得出来这是对方在刻意隐瞒。

    古荒心里则暗暗担心,害怕对方发现他的身份,一旦对方知道他是谁,毫无疑问肯定会出手的。

    他只能表面装作很淡定的说道:“姑娘大晚上不睡觉跟了我一路,这是何意?”

    “我没有跟你的心思,只是觉得你……应该跟我有什么过节,想看看罢了。”水依依清冷的声音道。

    “我跟姑娘能有什么过节,我这人平时乐于助人,尊老爱幼,姑娘长得如此好看,更加不可能跟姑娘有什么过节,姑娘你太敏感了。”古荒心惊不已,他都打扮成这样了,水依依还能感受到他的气息,这让他心里当真是震惊不已啊!

    而且《混沌经》就连万重军都能隐瞒过去,却在水依依这里露出破绽来?这不能够啊!

    “希望你不是他,如若不然,哼!”水依依这话很明显是为了在试探古荒,想从古荒的表现察觉出什么来。

    但在发现古荒古井无波,没有丝毫慌张,并露出好奇的神色来,她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自己的直觉了。

    “哦?是谁啊!姑娘跟他有很深的过节吗?正所谓冤冤相报何时了。姑娘或许真的有点偏执了。”古荒装作成外人旁观的心态去说道。

    “他叫古荒……”水依依直视着古荒的双眼说道。

    “古荒?,哦……我记得了,这……应该是忠义学院的新生榜首吧?”古荒称赞自己,觉得自己太不要脸了,脸皮也真是够厚的了。

    “没错,就是他。”水依依道。

    “姑娘跟他有什么过节吗?或者说我跟他长得很像吗?”古荒想了解清楚水依依是怎么感受到他的,好重新乔装打扮一下。

    “像,如果我猜测没错,你应该跟他有关系。”水依依哼道。

    古荒闻言,装作着露出一副苦笑的神色来,道:“姑娘你还真猜对了,那什么,我还真跟古荒有点关系。”

    “什么?你是……”水依依双眼阴沉了下来,难不成他是古荒?

    “对,我是……”

    “古荒……”水依依蹭一下站了起来,手中不知何时抽出一柄长剑。

    古荒顿时急了,这女的是不是有病,他话还没说完呢,连忙说道:“姑娘,误会,误会啊!我是古荒他九弟,我叫古虚……”

    古荒这话刚说完,水依依的长剑也刚好逼到他的面门前。

    古荒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他现在就在赌,赌这女人不是那种滥杀无辜的人。

    “你不是古荒?”这次轮到水依依疑惑了,刚才不是才说自己是古荒的吗?

    “我什么时候说我是古荒了。”古荒无奈的摊手,心里暗道:老弟啊!不好意思了啊!真是情况危急,只能暂时用你的名字忽悠下水依依了。

    “那你刚才还说你是……”

    “姑娘,你跟我六哥到底有多大的仇怨?至于听到他的名字就要拔剑出手?”古荒只能进入角色,看能不能尽量帮忙自己洗脱罪名。

    “他是一个流`氓登徒子,不杀他难消我心头恨意。”水依依咬牙切齿,但古荒说他是古虚,她只能把长剑收起来。

    她虽然讨厌古荒,恨不得杀了古荒,但却不会因此而怪罪不相关的人。

    “姑娘,我觉得你跟我六哥应该是有很大的误会,毕竟我六哥为人正直,出门在外从来不允许我们做兄弟的拿他的名字去作威作福。你看,我六哥在分部学院是榜首,我是他九弟,却寂寂无闻,由此可见我六哥不是喜欢张扬,也不是那种心地很坏的人。”古荒汗颜的替自己解释。

    “这些东西你跟我说有什么用。”水依依瞥了古荒一眼,娇哼一声。

    “我只是不想让姑娘与我六哥的误会继续这样下去。”古荒道。

    “反正我见到他,始终会杀了他。”水依依冷声道。

    “好吧!为了替六哥减轻点罪名,姑娘不妨吃个羊腿,天气阴寒,深夜易冷,吃个羊腿下去暖暖胃。”古荒说完撕下一条羊腿。

    水依依正想拒绝,但看到羊腿上溢出金黄色油光,肚子一阵咕噜叫。

    古荒塞了过去,道:“拿着吧!大家出门在外,靠的就是朋友。”

    水依依最终还是没忍住口馋,当即坐下来。

    运宠坐在一旁,想笑不敢笑,憋着好辛苦,最终只能抓着一条羊腿就这样大口啃了起来。

    一边吃一边笑。

    这让古荒忍不住瞪着他,他只能解释因为这羊腿太好吃了,好吃到他想笑。

    水依依虽然觉得这种感觉很怪异,但也不疑其他。

    古荒与运宠两人大吃一顿,把骨头都吞了下去。

    水依依是女孩子,不敢吃太多东西,只吃了小半个羊腿,就要扔掉。

    古荒当即接了过来,白了水依依一眼道:“这么好吃的东西,太浪费了。”

    运宠凑了过来,可怜巴巴的看着古荒。

    古荒只好撕一半扔过去给运宠,运宠当即吧唧吧唧的吃了起来。

    水依依则脸颊通红,看着古荒与运宠把她吃过的东西给吞了下去,暗骂:这一人一宠,也太不注意形象了吧?别人家吃过的东西,竟然也拿来吃……

    一顿饱饭后,古荒与运宠两人埋头就睡,水依依只能到一旁假寐,篝火熄灭的时候就去加几根木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