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吧 > 玄幻小说 > 武念神帝 > 正文 第255章 莫名死人
    古荒离开初神世界后开始往西域而去。

    南疆与西域相隔一条江河,虽然是江河,但其中的江流波涛汹涌,根本不是什么小江小河能比。

    这里也是强盗土匪盛行的地方,在这里是三不管的,谁来了也没用,朝廷与其他势力也不想来这里浪费兵力。

    另外在江河之上还有一座让人闻风丧胆的海岛,这个海岛叫罪恶之盗,囊括天下不同的恶人,在这里就像一个独立的王国。

    这个王国有恶人王,恶人将军,恶人军兵,他们的实力大多不高,但重要是他们足够的狠,宁可伤自己一千也要杀敌人八百。

    朝廷在刚稳定朝政的时候,他们就在附近兴风作浪,不得已陈氏皇族就派兵围剿,但十万大军却亏了八万多。

    虽然罪恶之岛亏的更多,但那些都是恶人,恶人王派他们出来送死根本不存在肉疼啊!

    所以知道罪恶之岛是这样的人后,朝廷对这个地方就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古荒缴纳了一百块上品灵晶才找到一艘商会的船愿意载他到西域去,另外途中还不得以游客的身份,必须装扮成他们商会的人。

    这是两大地域来往诸多不便之地,除非在正规的传送阵上,不然很多的规矩。

    就好比东域圣云州,如果偷渡进去,一旦被人发现就会被拘押起来,就算没发现,你也没身份。

    除非与魔教与邪院出手帮他们,让他们有个容身之地。

    在船上古荒没有与他人交谈,他坐在船舱里面默默的打坐修炼,突然一道犀利的尖叫声传起。

    “啊!是谁杀人了。”刘氏商会的管事在货仓里面看见一名监管事物的手下身体枯燥的只剩下一张皮,脸色阴沉了下来。

    “是谁?给我出来。”货仓里面刘管事刘岩冷眼看着船上的水手,他怀疑是这些水手想暗杀监管事物的手下,然后偷走船上的货物。

    这些货物可是他刘氏商会要运送到西域的重要战略物资,稍有差池他也吃不了兜着走。

    “没人承认?”

    “不是我们,我们一直在驾驶舱忙活。”

    “我们也没进来,在调帆。”

    “刘管事,船上可不止有我们!还有几路人不是也要到西域去?”有人提醒刘岩道。

    “马上叫他们过来,老子还不信他们还能瞒过老子。”这刘岩管事是天级境界的武者,今天来他们这商会大船偷渡的人都是一些年轻人,他不相信一群年轻人还能瞒得过他了。

    很快古荒等人就被叫到了货仓,与古荒等人一起来的还有一名女子,那女子穿着劲装,背上有两柄大刀。

    随后跟着一起来的是一名脸色阴翳,年轻男子脸色阴沉,不说话,来到货仓就站在一旁冷眼旁观。

    接着进来一名温文儒雅的男子,男子笑容和煦,虽然身穿水手服,但身上的贵族气质却怎么也掩饰不住。

    剩下还有两个老头,那两个老头瑟瑟发抖,抱着自己的包袱,警惕的看着众人。

    “你们谁来货仓杀了我的手下,如实说来,我可以放过你们。”刘岩沉着脸看向那名阴翳的男子,他总感觉那阴翳男子有问题。

    古荒倒是对温文儒雅的男子有点警惕,他从温文儒雅的男子身上感受到一丝丝血气,这些血气被隐瞒的很好,如果不是古荒有混沌经给他提醒,他还真感受不到这血气。

    “都不说是吧?很好,那我就一个个搜搜看。”刘岩说完上前一步,对着阴翳男子嗅了嗅,发现没什么血气他换到那女子身边去。

    “给我滚。”那名劲装女子被人近距离的嗅着身上的味道,当即怒道。

    刘岩撇了撇嘴,身上有狐臭,你以为我想闻?不过他嘴上自然不会这么说,因为他们刘氏商会多年来跑两地,什么人没见过。

    也没必要因为一时口舌之快的得罪一名修炼之人。

    在到了温文儒雅的年轻男子面前的时候,刘岩直接越过了这男子,在他想来这年轻男子身上气质那么高贵优雅,怎么也不可能做杀人的事儿。

    刘岩来到那两老头面前,那两老头瑟瑟发抖,体内毫无灵力,一看就是普通人,他真不知道这些普通人怎么想的,非要耗尽一生的跑到西域去。

    西域真有那么好?他们可不这么看,要不是商会的战略要求,他们还真不太想去西域。

    实在是西域风情太厚重了,而且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风情,稍有不对路就会让人讨厌你。

    所以说去了西域,一定得对西域风情有所了解,不然你在这个州话多受人欢迎,但在另外一个郡国你一说话别人就嫌弃你。

    刘岩来到古荒身前,古荒平静的与他对视,刘岩从古荒身上感受到煞气,这些煞气很惊人,他冷眼看着古荒问道:“小子,是不是你出的手?”

    “不是。”古荒摇头道。

    “那为什么我感受到你身上有那么浓郁的煞气?”刘岩沉声问道。

    “但凡出来游历,谁会没点煞气?反倒是那名公子,你怎么不去看看他?”古荒眼神看向那名温文儒雅的男子道。

    刘岩冷哼一声道:“我要观察谁不用你教我,倒是你,我感觉你很可疑啊!”

    “我再次重申一下,我没有杀人,也没必要杀人,我只想从南疆到西域去。”古荒平静地道。

    温文儒雅那名男子瞥了古荒一眼,脸色带着一丝丝寒光,暗哼:小子,是看出什么来了吗?

    “哼!你不要被我发现什么马脚,不然你就等死吧!我刘氏商会两地都有人,你想逃你也逃不掉,最好给我安分点。”刘岩冷哼一声道。

    古荒懒得理会,目光看向那名已经干瘪下来的尸体,在那尸体上面,他看到了脖子处好像有两个伤口,那伤口很怪异,两个孔……

    “都滚吧!你们谁做的事情,我不想再追究,但我劝你们最好给我收敛点,莫要被我发现是谁了。”刘岩只能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让众人离去。

    古荒等人离去,刘岩遣散水手,他看着刘氏家族的十五名地级打手吩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