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吧 > 玄幻小说 > 武念神帝 > 正文 第256章 再有死人
    “你们去给我时刻盯紧那些外来人,另外那两个老头也给个人去看一看。河东你藏身在暗处看仓库,周宇你看管货仓。”刘岩安排道。

    “是。”叫河东与周宇的人齐声回应。

    随后刘岩让人把那名已经死去的手下扔进江流中,当那名死去的人进入江流,竟然随波逐渐,在地底的位置与几具同样的尸体往南海下面而去。

    随着到南海那边,越来越多尸体,一同流向同一个地方。

    由于他们是在水底随波逐流,所以几乎没人能看到他们流去了哪里。

    在一个特殊的岛屿中,一散大门,此时正有两名背长双翼,青面獠牙的生物,看着越来越多的尸体流向他们,他们快速的把尸体运进岛屿中央。

    当他们看到一具干瘪到毫无血气的尸体,一巴掌把那尸体拍碎成碎屑,融入大海中。

    ……

    “周宇,你看好货仓,我去暗处盯着,小心点。”河东看向周宇说道。

    “行,河东你也小心点,遇到不对劲大声叫我。”

    “你也是。”

    彼此点了点头。

    古荒在回到房间中就无心修炼了,他总感觉这事情有点怪异,无心修炼之下他走出了甲板上,看着海风呼呼吹来,带着淡淡的腥味。

    “小子,你在干什么?”一名监管古荒的男子走出来问道。

    “听听海风,静静心。”古荒道。

    “你给我回去,现在船上出这种事,你不要给我添麻烦了。”

    “好吧!”古荒无奈,只能回到房间中,静静的听着船上的动静。

    他虽然想伸出念力去关注着船上的动静,但又不好被人误会,因为船上现在只有他这么一个念修,万一被人感应到他的念力波动还不得说是他为了杀人事先观察?

    夜,逐渐来临。

    一间乌黑的房子里,一名年轻男子,身子开始瑟瑟发抖,在夜色笼罩的房间下露出两颗獠牙,獠牙散发着森然白光。

    “我要血,我要喝血,我要喝光他们的血。”男子身体瑟瑟发抖,好像很难受的样子。

    ……

    夜,乌云遮蔽天地,在海面上偶尔能闪烁一下雷电的寒芒。

    一道黑影融入黑暗中,他步履轻盈,无声无息。

    在不远处坐着看窗外的古荒好像心有所感,一道念力笼罩了出去。

    黑暗中空无一人,这一幕……怎么那么像当时黑山派的虚绝闯入忠义学院,欲要对南宫天香不轨的那男子?

    莫不是那修炼的功法也是《隐身术》。

    想到这里,古荒走了出来,那名在盯着他的手下正依靠在船边睡着了,古荒过去踢了他两脚。

    “小子,你干什么。”这男子惊醒过来,当即大声喊道。

    已经摸到货仓的男子,身子瑟瑟发抖,看着前面就有鲜血吃,不再犹豫,他悄悄来到河东的身边,伸出白皙到惨白的手爪,直接把河东给捏死,接着长长的獠牙咬在河东的脖子上。

    男子舒爽的发出一声哦哦的声音,在监管货仓的周宇闻言,带着无语的神色道:“河东你不至于吧?大晚上的那么想女人,忍不住自己解决?”

    “哦哦……”一种舒服充斥着吸血男子的内心,身子渐渐的没有了那么发抖,舒服了下来。

    一口气吸完河东的鲜血,他一抹嘴巴,嘴巴鲜血不见,獠牙也收缩回去,他再次恢复成原样,悄声回到房间中。

    在看守货仓的周宇见状,忍不住再次吐槽道:“河东,你也太饥渴了吧?”

    无人回应,周宇心中突然升起一种不安的感觉,连忙冲到躲在货物上面的河东那里。

    当他拉了一下河东,河东只剩下皮包骨的尸首掉落下来。

    “啊!”周宇一声吼叫,脚步连连后退,内心充斥着惊惧之色。

    “是谁?到底是谁,你给我出来。”周宇慌神了,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他也知道了刚才发出那种声音的人不是河东,但已经太迟了,河东已经死了。

    在房间打坐的刘岩听到声音第一时间冲到了货仓中,当他看着躺在地上的河东时,他沉声怒道:“这是怎么回事?”

    “刘管事,我也不知道,我在坚守货仓,发现异常过来一看,河东已经死了。”

    “马上给我叫醒所有人,老子一定要把这毒手给揪出来,不揪出来还得了?”

    “是!”周宇离开后,开始去叫醒所有人。

    在古荒门前,那名手下抓着古荒的脖子怒道:“小子,你深夜外出是不是想去杀人?被我抓到了吧?”

    “你特么有病?老子要去杀人还会踢醒你?”古荒一脸无语的看着这脑缺,真是无语的玩意。

    “那你叫我做什么?”那名手下也觉得不合常理,问道。

    “我刚才好像感觉到一道残影到货仓……”古荒刚说到这里。

    周宇就一声大吼:“大家起来,亮灯,随时注意安全,有异常,有异常。”

    众人纷纷起来。

    站在古荒面前的那名手下看了古荒一眼,哼了一声道:“小子,你有很大的嫌疑啊!”

    “我有嫌疑?你真是无药可救。”古荒也懒得理会他了。

    众人再次来到货仓中,这时候那两名老人身体发抖的更严重,看着连续死了两个人,内心惶惶。

    那名劲装女子也是警惕的看着众人,一副生人莫近的样子。

    脸色阴翳的男子也一脸严重的看着,不过他始终是一句话都没说。

    温文儒雅的男子此时也没有再笑,而是跟众人一样,带着一丝丝不安的神色,唯独古荒看着温文儒雅的男子有着警惕之色。

    “刘管事,这小子深夜外出,我怀疑他有可能。”那名被古荒叫醒的男子此时来到刘岩面前说道。

    刘岩闻言,脸色阴沉的走到古荒面前,直视着古荒的双眼,沉声道:“小子,你为什么要深夜外出?”

    古荒说道:“因为我感受到一道黑影往这里来,你的手下跟废物一样睡着了,我好意去提醒他,他倒好,倒打我一把。”

    刘岩闻言,瞥向那名手下,沉声道:“你睡着了?”

    “我……我假寐了一下。”

    “我踢了两脚你才醒来,如果我要杀人,为什么要舍近求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