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吧 > 都市小说 > 金牌主持 > 正文 第五百四十六章 不知道能相信谁
    “尼玛!又被耍了!还是整蛊啊?”

    “有这么整蛊的吗?这样整会把人整疯的吧?”

    “难怪去年云嫙妹子大半年不出来,不会真的疯了吧?”

    “我看是,车祸是假,被整蛊整疯了是真,精神出了状况,不再适合公开露面,所以假称出了车祸。”

    “换了谁这么被整也疯啊!汪胖子太过分了!”

    “结论别下得太早,节目还没结束呢!”

    “难道还能有新转折吗?”

    网友们纷纷弹幕评论。

    ……

    “手脚都还在!是不是感觉很高兴?哈哈哈哈……”刘小美得意地大笑。

    “高兴?我想杀人!”楚云嫙已然出离愤怒了。

    “别,就是个整蛊游戏而已,生气就不好玩了,注意形象,有摄像机在拍呢!”刘小美附到楚云嫙耳边低语了几句。

    “摄像机在拍又怎么样?我特么快疯了!还要个毛的形象!快放开我!”楚云嫙大喊大叫了起来。

    “好好好,我马上让人把你松绑。”刘小美有些不好意思的表情。

    医生走了过来,想解开扣锁住楚云嫙的铁夹,却发现身上的钥匙不见了,他匆匆地跑出病房找钥匙去了。

    “先前高速路和停车吃饭的整蛊到底发生过没有?”楚云嫙向刘小美问了一声。

    “高速路?停车吃饭?”刘小美一脸困惑的表情。

    “别装了,到底有没有发生过?匡甘影视基地!环形的高速路!”楚云嫙向刘小美继续质问着。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刘小美摇了摇头。

    “怎么还没有人过来给我松绑?”楚云嫙挣扎了几下,如果是整蛊,这整蛊得也太过分了吧?

    “我出去看看。”刘小美起身向病房门边走了过去。

    “喂!喂!别走啊!”楚云嫙大喊了起来,但刘小美就象没听到一样,径直走出病房然后关上房门离开了。

    病房里变得无比安静,安静得楚云嫙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五分钟过去了。

    十分钟过去了。

    ……

    “汪胖子又来了!十分钟的镜头全在病房里晃来晃去!快被晃晕了!”

    “不会晃半个小时吧?”

    “该往下推进了吧?”

    “有没有这么凑情节的?”

    “情节再不往下面推进老子不看了!”

    “楼上,我看到你说几次不看了,怎么还在?”

    网友们只好发弹幕自娱自乐着。

    ……

    病床前的电视声音突然响了起来,楚云嫙猝不及防吓了一大跳,厉声尖叫了起来。

    楚云嫙尖叫声吓了看节目的网友们一大跳。

    “高速路上的车祸已经过去了一周时间了,据我们的星探发回的消息,楚云嫙小姐目前仍然在ICU中,处于昏迷状态,医生说她偶尔会眼球转动很快,似乎是在做梦,至于她什么时候能醒过来,能不能醒过来还不能下定论,粉丝们都在为她祈福……”

    病床前的电视画面里回放了当初高速路上车祸的惨烈场景,然后是楚云嫙的粉丝们手拿蜡烛为楚云嫙祈福的场景。

    正当楚云嫙想要了解更多的时候,电视机发出滋滋的声响又自行关闭了。

    “喂!喂!这是怎么回事?有人吗?有人在吗?有人能听到我吗?”楚云嫙大喊了起来,声音很有些颤抖。

    外面没有任何回应。

    这种被绑着的感觉很不好,而且还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知道你们在整蛊!我害怕了!请结束这一切好吗?”

    “拜托了!我真的很害怕!”

    “有人能看到我吗?求求你们放了我吧!”

    楚云嫙哭了起来。

    “小美姐!小美姐!你在哪儿?”楚云嫙继续大喊着。

    还是没有任何回应。

    楚云嫙剧烈挣扎了起来,她不想就这么一直被困在这里,既然没有人能救她,那她只能自救了。

    她的手脚都被铁夹扣锁住了,扣锁得很紧,根本就挣不开。

    楚云嫙继续拼命挣扎着,可能手比较小的缘故,经过一番努力,她把右手从稍微松一些的那个铁夹里抽了出来,然后试图抽出左手,但怎么也抽不出来。

    楚云嫙向左右四周张望着,无意中在地面上发现了一串钥匙!

    但是她够不着。

    病床旁边有一张桌子,楚云嫙努力伸手过去拉开了桌子的抽屉,在里面发现了一个衣架,楚云嫙拼尽全力拉扯着身体把衣架拿到了手中,然后用手和嘴配合把衣架的铁丝拉扯开勉强做成了一个钩子。

    一次、两次、三次、四次、五次……

    楚云嫙不停地尝试着,在尝试了十几次之后,终于用衣架钩把钥匙串给钩了上来。

    ……

    “就算为了体现云嫙妹子的艰难,也不用把十几次都表演出来吧?”

    “每次都看得我犯强迫症!”

    “汪胖子的拍摄手法还真特别,是故意激怒我们这些观众吧?”

    “这种情节难道不该一笔略过吗?”

    “这叫超现实主义的拍摄手法。”

    网友们各种吐槽弹幕。

    ……

    把钥匙串给钩上来之后,楚云嫙试了试其中的几把钥匙,很快把左手上的铁夹锁给打开了,然后是腿和脚踝上的铁夹锁。

    打开所有的铁夹锁之后,楚云嫙终于恢复了自由。

    楚云嫙连忙从床上起来了,她冲去了门边,伸手去拉病房门的时候,却是突然犹豫了起来。

    这病房太诡异了,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情况?

    那个医生和刘小美出了病房之后,为什么就不再回来了呢?

    楚云嫙又走回了病房里,看了看病床前的电视,想起了刚才的新闻,她决定再看看还有没有更多关于她和那场车祸的报道。

    摁了电视的电源,没什么反应。

    楚云嫙向电视后面瞅了瞅,结果发现电视根本没插电源!

    楚云嫙心里不由得一阵恶寒。

    没插电源刚才电视怎么突然自己亮了呢?

    楚云嫙把电视的插头塞进了插座里,又试着摁了摁电视的电源。

    结果电视还是不亮。

    算了,还是不和电视较劲了,先离开病房看看外面的情况吧。

    楚云嫙走回了病房的门边,轻轻扭动门把手,把病房的门打开了。

    外面安静得可怕。

    楚云嫙探头出去向外面瞅了瞅,发现外面是一条很长的走廊,空荡荡里,一个人也没有。

    “到底在搞什么啊?我这在是什么地方?”楚云嫙内心非常的绝望。

    远处突然传来了金属挤压的声音,听起来让人很不舒服,而且那声音越来越近,就象什么东西要冲过来一样。

    楚云嫙非常害怕,她连忙回到了病房里并关上了病房的房门,努力想要反锁住病房的门,结果发现病房的房门根本无法反锁!而且这房门是朝外面推的。

    楚云嫙冲回了病床边,到处翻找着,却无法找到自己的随身物品,比如手机什么的。就在这时候,病房的灯发出滋滋的声音忽明忽暗地闪烁了起来,与此同时病房里没接电源的电视也时不时亮起,上面出现一些模糊的图像和人声。

    楚云嫙躲在墙角,抱紧自己的身体不停地颤抖着,害怕到了极致。

    电视又发出了一阵怪声,然后出现了清晰的图像,没有声音的图像。

    几辆小车在高速路上前行,三只狗窜到了高速路上,第一辆车刹车,第二辆车刹车,第三辆、第四辆没刹住撞了上来,四辆车上下来了很多人互相指责和理论着。

    然后,一辆超重的大货车冲了过来,把这些人和车全部辗压在了车轮之下。

    一名车祸受伤者突然出现在了视频里,看着他被车轮辗碎的半边脑袋,楚云嫙差点儿当场呕吐了起来。

    更多的车祸受伤者出现在了屏幕里,楚云嫙不敢再看,她也不敢再继续呆在这个无比恐怖的病房里,从床底下钻出来之后连忙冲向了病房房门,使劲拉了半天都拉不开房门!

    担心病房里突然出现什么可怕的东西,楚云嫙吓得尖叫了起来,她更加使劲拉房门还是拉不开,最后才突然想起来这房门是朝外开的。

    于是她轻轻一推,病房的房门就被推开了。

    外面的走廊还是很长,还是很安静。

    楚云嫙知道自己不可能一直躲在病房里,而且她现在也不敢躲在那病房里,所以只能硬着头皮走出了病房,来到了外面的走廊上。

    对面的病房、隔壁的病房全都关着门,里面都没有开灯。

    楚云嫙不敢拉开这些病房门,她觉得里面一定都藏着很多可怕的东西。

    过了几间病房之后是护士站,护士站的桌面上还摆着很多病历和单据之类的,但是护士站里一个人也没有。

    “护士?”楚云嫙不死心地喊了一声。

    没有人应答。

    “护士!”楚云嫙提高了音量。

    没有人应答。

    护士站办公室的门开着,灯也亮着,楚云嫙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探头到办公室里看了看,里面空无一人。

    办公室里有一个座机电话!

    楚云嫙连忙跑了过去,拿起话筒拨打了自己助理的手机。

    手机没关机,但是没人接听。

    楚云嫙不甘心又拨打了更多的电话,包括报警电话。

    可惜这次连报警电话都没有人接听了,而且话筒里总是传来滋滋的电流声,偶尔还有一些模糊的别的声音,感觉很有些渗人。

    “小美姐!”楚云嫙放下电话走回到了走廊里,对着空荡荡的走廊又喊叫了几声。

    还是没有人应答。

    “我害怕了好吧?别整蛊了!这一点儿也不好玩!”楚云嫙带着哭腔的声音。

    没有人应答。

    楚云嫙继续往前走着,既然是医院的大楼,总应该会有楼梯的吧?先下楼再说吧,至少要先弄清楚自己现在身在何处。

    又走了一会儿,楚云嫙来到了医生办公室。

    医生办公室的房门开着,楚云嫙下意识地向里面看了过去,结果发现里面居然有一个医生!

    是一名男医生,趴在他的办公桌上睡着了。

    楚云嫙的心怦怦乱跳了起来。

    她犹豫着是否进到医生办公室叫醒这位男医生,但又担心趴在那里的不是医生,而是什么……别的恐怖的怪物,比如流血的脸、半个脑袋的车祸伤者之类的。

    又或者,是个坏医生?喜欢用手术刀折磨人的那种?

    到底要不要进去叫醒那医生呢?

    就在楚云嫙很犹豫的时候,医生突然醒了过来,抬起头看到了楚云嫙。

    楚云嫙也认出了这个医生!就是高速路、停车吃饭和她们困在一起的那个医生!

    “你有事儿吗?”医生连忙端坐了起来,并伸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和衣服。

    “医生,你不认识我了?”楚云嫙向医生问了一声。

    “你?”医生这才又认真地看了楚云嫙一眼,认出是楚云嫙之后不由得脸色大变。

    “你认出我了?”楚云嫙感觉着事情有些不太对。

    “你不是在ICU里吗?怎么跑出来了?赶紧回去!”医生站起了身来。

    “我在ICU里?这医院里一个人也没有!”楚云嫙摇了摇头。

    “怎么可能呢?护士呢?怎么能让你跑出来?”医生连忙走出了办公室,正准备张嘴喊护士之类的,看着空荡荡的走廊,嘴巴张开却是没有喊出声来。

    医生连续拉开了好几个病房的房门,里面都是空荡荡的,他跑去了护士站,结果一个人也没看到。

    “怎么回事?人呢?人都去哪儿了?”医生小跑了回来,一脸很困惑还有些惊恐的表情。

    “你确信不是在整蛊我?”楚云嫙不太相信地看着医生,现在的她已经不知道该相信什么了,也不知道能相信谁。

    “整蛊?”医生更困惑了。

    “你记不记得高速路、停车吃饭……”楚云嫙向医生询问着。

    “什么啊?”医生完全听不明白的样子。

    “你看到小美姐了吗?”楚云嫙继续问着。

    “哪个小美姐?”

    “好吧,你告诉我,这是哪一家医院?我们在哪一座城市里?为什么电话打出去都没有人接听?”楚云嫙只好问了些另外的问题。

    “怎么可能呢?”医生走回了他的办公室,拿起桌上的手机随便拨打了几个号码,结果都没有人接听。